第一百四十七章 复仇恶鬼

罗市郊区,锦华山。

这是罗市郊外的一处景区,不过因为这里靠近边境,太偏僻了,所以来游玩的人很少。

晚上11点,锦华山上的一处小山坡。

月光照耀下,山坡上或站或坐,有四个人。

周围黑影重重,夜风吹过,传来沙沙的摩擦声,气氛有些阴森,不过在场这些人似乎都毫不在乎,低声交谈着,时不时发出笑声。

不一会儿,有脚步声从树林里传来,众人立刻停止说笑,目光警惕地看了过去,有人悄悄将人摸到了腰间,不过看清来人后,又松了口气,重新恢复说笑。

来人胡子拉碴,衣服上到处是污渍,还有破口,显得有些狼狈。

“四哥,我回来了。”他小声喊道。

人群中,一名脸上有疤,眼神阴鹫的男子坐在最高处,看着下方,嗓音有些低沉。

“老六,怎么样?”

他发话后,在场众人都安静下来。

从树林中走出的老六小跑了过来,有些气喘,歇息了一下,这才说道:“没问题,刘老大那边路线已经安排好了,我让老八在那边守着,我们随时可以过去。”

听到这个话,在场众人明显松了一口气,有人看向坐在高处的男子,“四哥,那咱们这就动身吧?”

被称为四哥的男子摇摇头:“不急,走之前,还要做一件事。”

老六脸色一僵:“四哥,还要做什么?”

四哥看着不远处:“知道为什么要选在这儿出境吗?”

“不是因为四哥你跟这里的刘老大有交情吗?”老六问道。

四哥冷笑:“有个屁的交情!云省这么大,只要有钱,从哪不能出去?”

“那这是?”

“知道我弟弟怎么死的吗?”

众人沉默,跟四哥最久的老六说道:“你之前说,是被条子抓住,枪毙了?”

四哥咬牙:“没错,抓他那个条子今晚就在附近!”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都是一惊,其中一人站起身,皱眉问道:“四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四哥冷冷地看着对方,像一只要择人而噬的豹子,对方被他看得心里发毛,下意识退了一步。

老六小心翼翼地问道:“四哥,你是怎么确定抓你弟弟的就是对方?”

四哥看着他:“因为当初我亲眼看见他抓的我弟弟!如果不是我弟弟拖住他,我当时也跑不了。”

“我今晚要那个人死!”四哥一字一句地说道。

听到这话,之前站起来的那个男子立刻皱眉道:“不行!你要动条子,绝对不行!”

四哥一下站起身,吓得那人连忙后退,同时掏出腰间的枪,对准四哥。

“虎子,你要干什么?”

“姓齐的,把枪放下!”

“别冲动!”

其余三人都惊了,纷纷开口。

四哥面对黑洞洞的枪口,丝毫不惧,冷冷地看着对方:“齐虎,长本事了,敢拿枪指着我?”

齐虎神情也有些紧张,但他依然没有放下枪,“四哥,兄弟们跟着你是为了求财,不是为了送命!”

四哥:“求财啊,这次带你们去南国(越南,以后统称南国)就是为了发财,我说过,我跟那边一位大人物有交情,你以为我在骗你?”

齐虎:“那你何必多此一举,路线都安排好了,今晚直接出境就好了啊!”

“什么时候老子做事轮到你来指手画脚?”四哥突然暴呵道,吓得在场众人都一哆嗦。

四哥缓缓道:“你们不会以为,这世界上有白捡的便宜吧?今晚跟我做完这票,我才会带你们去南国发财,这叫投名状,你出来混的,这都不懂?”

齐虎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四哥,杀条子的事,我不做!”

四哥闻言笑了起来,点头道:“好啊,那你可以走了。”

齐虎看了看四哥,又看了看其余人,手中的枪没有放下,而是面对几人,一步一步地后退,想要退进树林里。

四哥就这么冷冷地看着他,其余人也沉默着一言不发。

小山坡不高,齐虎慢慢退了下来,身后几步的距离就是树林。

就当他以为自己即将安全时,却听见上方的四哥惊骇地喊了一声:“条子!”

齐虎心中一惊,本就处于十分紧张的状态,此时听到有条子,下意识转身去看,但很快反应过来,立刻回头。

然而就是这么一秒多不到两秒的时间,山坡上的四哥已经以惊人的速度冲了下来。

他躬着身子,如同猎豹,跨出两步后,迈出去的右脚脚尖向下,重重地在地上一铲。

歘!地上的泥土被他一脚铲了起来,飞溅向前方的齐虎。

齐虎眼前一花,被泥土迷了眼睛,他心中惊恐万分,就要胡乱开枪。

然而不等他扣动扳机,他拿枪的右手手腕一痛,像是被刀刺了一般,感觉腕骨都要断掉了,手中的枪再也拿不稳,脱手而出。

却是四哥右脚铲地踢起泥土,随后借力踢出左脚,脚尖准确地踢中齐虎的手腕,将他的枪踢飞。

齐虎终于睁开眼,惊骇地看着已经杀到身前的四哥,对方眼神嗜血,像是黑夜里的恶魔。

“四哥,饶”

不等他说完,四哥已经迈步向前,一拳打中他的喉咙。

咔嚓!

“命”

他最后一个字卡在了喉咙里,双手捂着脖子,嘴巴张大,拼命睁着眼,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四哥。”老六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齐虎,“他?”

“他想走,我成全他。”四哥淡漠地说道,然后看向另外两人。

另外两人脸色有些苍白,也走了过来,畏惧地看着四哥。

刚才那几秒,一切发生的太快,四哥突然展示出来的身手也吓了两人一跳。

“你们俩也想走?”四哥捡起地上齐虎的枪,语气随意地问道。

“四哥,我们不走!我们跟着你干!”两人连忙道。

四哥笑了笑,脸上的刀疤越发狰狞:“好,干完这票,我带你们去南国发财。”

两人忙不迭地点头。

“行,说说一会儿的行动。”四哥招呼几人过来。

“我要杀的人,经常一个人来这边的养老院看望他师父,所以咱们要面对的就只有一个条子,哦,还有一帮老头。”四哥冷笑道。

听他这么说,其余三人顿时放心了不少。

“那咱们现在就去?”老六问道。

四哥摇头:“别急,等消息。”

其余人不敢多问,只好继续在这里等着。

凌晨刚过,四哥的手机收到了短信,他看完短信,脸上有了笑意。

“对方今晚喝了不少酒,真是老天都要他死!”

“走!”

四个人拿出手电筒,在树林中走着。

四哥走在最前方,后面两人靠近老六,小声问道:“六哥,以前没听你说过,四哥有这么好的身手啊?”

老六看着前方,“四哥以前在南国学过功夫。”

另外两人有些惊讶:“功夫?”

如果不是刚才四哥当着两人的面瞬杀了齐虎,两人肯定会嘲笑老六一番,什么年代了,还功夫?

老六看着两人:“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一开始我也觉得四哥学的功夫没什么用,后来见识了几次才知道,四哥练的是真功夫,杀人的功夫!”

两人顿时有些好奇,“给说道说道。”

老六:“去年,四哥带着我和理市的张胖子那帮人交易,妈的死胖子想黑吃黑,对方有六个人,一个人还带了喷子,老子当时都以为死定了,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两人配合地问道。

“四哥突然出手,我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对面就倒了三个,拿喷子那个连枪都没来得及开就被四哥一拳打死了,就一拳,像打齐虎那样。”老六语气感慨地说道。

两人互相看了看,眼神都有些惊骇,直觉告诉他们,老六不是在吹牛。

老六撇了两人一眼:“所以齐虎是真的蠢,敢拿枪指着四哥,你们俩可别和他一样蠢。”

“六哥你说笑了,我们一心跟着你和四哥。”

“对啊,我们还指着你和四哥带我们发财呢。”

四人在树林里走了二十分钟,接下来又走了十几分钟的山路,前方传来灯光,隐约可以看见建筑的影子。

“就是这儿。”

走在最前面的四哥停下脚步,看着前方的建筑说道。

“四哥,怎么进?”老六问道。

四哥没说话,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

没一会儿,养老院的大门被人打开了。

四哥从腰间拿出枪,其余人见状也纷纷拿出枪。

“记住,没见到目标之前,不要开枪,谁今晚要是坏了老子的事,老子剥了他的皮!”四哥低声说道。

“明白!”

“放心吧四哥。”

“听你安排!”

四哥做了个手势,三人跟上。

四人慢慢靠近大门,只见大门处站了一个戴眼镜,长相有些斯文的男子。

老六看了一眼值班室,里面的门卫被人用绳子绑着,嘴被堵上了,已经昏了过去。

“四哥。”眼镜男招呼了一声。

四哥点点头:“怎么样?”

“人在后面3楼,307。”眼镜男说道。

四哥点点头:“他师父呢?”

眼镜男:“他师父不住这里,在附近的一个院子里单独住。”

四哥皱眉,低声骂了一句,看向眼镜男:“你知道怎么去吗?”

眼镜男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行,老六,你和他一起去把他师父绑了带过来,速度快一点。”四哥说道。

眼镜男有些不忍:“四哥,对方七十多岁了,算了吧。”

四哥闻言一把抓过眼镜男的衣领:“那个混蛋害死我亲弟弟,我要当着他的面先杀死他最在意的人,再杀他!”

“……明白了。”眼镜男说道。

“走!”

四哥招呼了一声,走进了养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