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什么来头

这一刻北木再一次庆幸魔躯带来的强大保命能力,虽然如今的他在某种程度上,面临着将来可能失去了自由乃至自我的风险,可没有如今的道行,早就死了很多次了。

被金甲神将这一爪,对于寻常妖物来绝对是会死透的,对于北木来暂时就像是去了半条命,虽然他恢复起来算不得很慢,但这会相对之前,是真的孱弱无力了,不敢再动插手的念头。

北木远远的看着下方正在和三尊金甲力士缠斗中的陆吾,越来越觉得这陆吾的妖躯真身不简单,金甲神将那种夸张的破坏力,有时候避不过去了居然还能接住,北木很难想象换成自己被合围会是什么情况。

陆山君此刻一对三对上三个金甲力士,实际上也算不得很轻松,哪怕这几尊金甲力士没经过那特殊的劫洗礼,更没有诞生自我,可长久以来经常被计缘拿出来祭练,力量也不可觑。

但即便如此,陆山君还有相当一部分注意力在留意着另一个站在稍远处的金甲力士,那一个才是最可怕的,也是陆山君渴望与之酣战一场的,不过他找了一下金甲周围,没发现北木的影子,想来刚才那一些确实不轻。

正在此时,金甲开始动了,以跑的姿态缓缓朝着不远处的战团冲来,这让陆山君心头直跳。

“北魔,你不是来助战吗?人呢?”

陆山君妖躯吼了一声,算是故意恶心了一下北木,然后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准备应对金甲的攻势。

陆吾真身浑身妖力蓄势待发,更是扫尾暂时逼退了另外几个金甲神将,但下一刻,陆山君感觉早自己眼睛似乎花了一下,那远处的金甲力士身形好似无视了距离,一步跨出就跳过了行动轨迹到达了跟前。

‘师尊的武法缩地!?’

陆山君瞳孔再次为之一缩,对方一只左手已经呈爪朝他的妖躯脊柱为之抓来,没有力劈和拳打的摇摆动作,直接抓取反而令人更难反应,若是抓实怕就是脊背粉碎了。

“吼——”

即便吼声震慑已经证明了对金甲力士无效,陆山君依然经由这爆发性的一吼提振气势,一只饱含妖力的右爪斜侧一挥,打向金甲力士。

“砰……”

这一次居然都没带起什么狂风,更没有地动山摇,接触的声音也比较沉闷,金甲的手与陆山君的爪子一接触就好似一条滑腻的游蛇,在刹那间划过一个斜角,绕上了陆山君的爪子,并抓在了陆吾真身前肢的关节上。

‘武道缠丝手擒拿鹰爪!?’

陆山君只来得及这么想,就已经被金甲那完全例外于正常金甲力士标准技法动作的招式抓住了右肢,然后整个妖躯一下失去了重心,被一股巨力往前拖去,两根黄巾更是已经缠上了陆山君的身躯,一根缠肢体,一根缠尾巴,让他妖躯难以动弹。

“死!”

金甲低沉地吼了一句,一只膝盖已经带着可怕的力量斜着顶向陆山君妖躯的肚子,那路径就是要击碎妖躯内部,顶碎脖颈更击穿头颅……

远方空的北木看着这一幕也好似心脏被人抓紧了一样,任谁都看得出这一刻对于陆吾来已经极端危险。

‘陆吾要完了?’

昆木成踏着两尊白光护法的肩头,也遥遥眺望着这一幕,双掌更是狠狠一拍,这下这妖怪死定了!

“吼……吼……”

陆山君也自知到了极端危险的时刻,心中更是电念急转,真正面对了死亡的压力,就仿佛当如在牛奎山面对那真正要置他于死地的劫,而这一次没有师尊出手。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不能死!也不能出师尊名号,不能……夫池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

记忆中,计缘念硕逍遥游》的声音仿佛回荡在耳边。

‘劫数!安能奈我如何?’

“吼————”

砰……轰……

陆吾真身原本已经浓厚如焰的妖气,在这一刻就如同滚油爆裂火药爆炸,一张虎首人面的巨大虚影在妖气中构成,瞠目欲裂妖光滚滚。

陆山君背后在这一刹那又生出二尾,带着幻影,一条打到了金甲的膝盖上,一条打到了金甲的胸前。

下一刻,妖气再爆裂一层。

轰…….刷刷刷……

妖气如电四射,妖风如刀切割,而金甲更是被妖尾扫得踏地后退,强烈的妖气竟然震开了两根缠绕的黄巾,另外三尊才过来打算再度合围的金甲力士也身体微微前倾,被妖气顶得往后滑去,在地上犁出深深的沟壑。

“呼……呼……呼……”

陆山君站在四周已经削秃了好几层的山脊上,剧烈地喘着粗气,刚刚距离死亡真的仅仅一线之隔,好在突破了……他微微回头,此刻背后有三条实质虎尾在轻轻甩动,另还有一些幻影般的残像。

‘是老爷给师尊的面子……’

哪怕是现在,陆山君心也是微微发颤的。

而空中的北木更不用了,身为魔头却已经在短短时间内呆过很多回了,看到陆吾这样子,任谁都明白,这是道行突破了,这可是妖修,很少存在瞬间开悟的情况的,往往是时间捶打修行,可现实就是这么荒谬,或者可怕。

此刻北木再看陆山君,那种偶尔给予他的心悸感觉更强烈了,尤其是陆吾身前妖气中,还有一张放大的虚幻之面,其上人脸表情不怒而威,十分骇人,直到几息之后这人面虎首的妖面才慢慢收回到陆吾妖躯的脸上。

昆木成眉头直跳,哪怕身为正道,心中也起了退堂鼓了。

‘乖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凶狠的妖怪,这金甲神将还顶得住吗?’

场面上,为一或者确切为四对陆山君的变化心无波澜的,只有包括金甲在内的四尊金甲力士。

四尊金甲力士站直身躯,再次走到了一条线上,平视前方目光“轻蔑”,任你鬼魔老妖又如何,力士可诛妖可擎。

“啾~~”

清脆的鸣叫声忽然传到了金甲和另外三尊力士的耳中,也传到了陆山君的耳郑

双翅拍打得都快看不见的纸鹤,终于到了近处。

北木和昆木成都没有发现纸鹤,更听不到它的鹤鸣声,而四尊金甲力士在听到纸鹤声音的这一刻,有了一个明显的放松过程,虽然外表上看不出来,但陆山君能感受到那种必杀的气势锐减,心中也不由松了口气。

‘呼……看来终于结束了……’

陆山君这会心中也有些庆幸,还好是这纸鹤到了,否则他或许只能强行逃跑了,这会纸鹤应该是到附近了,也正好让它和师尊带话。

四尊金甲力士杀意减弱了,陆山君也有闲暇精力观察四周了,余光扫过周围,在远方一朵白云后面看到了一只伸出来的翅膀,并无任何气息,也就是在相同底色的云层中朝他晃动了一下。

‘在那!’

陆山君心中明悟,腹部有一根毛发脱落,然后射入地面消失不见,而身子则微微挺起,看向四尊金甲力士就是一声大吼。

“嗷吼——确实有些本事,今日就先放过你们!”

陆山君故意看了一眼昆木成的位置,后者身为修为不俗的正道修士,虽然没有退怯,但也有些外强中干了。

而四尊金甲力士听了陆山君的话,却再次迈步,好似又要冲过去,陆山君四足用力,踏得山头微微一震,四尊金甲力士“一时不察”,没能再次缠住对方。

“妖孽休走!”

金甲、金乙、金丙、金丁异口同声暴喝一句,个个微微屈膝,似乎准备一跃而起,这一刻,昆木成赶紧掐诀,断了召请之法。

这下,金甲力士最后一声暴喝成了雷声大雨点,站在山头上不再有动作,目送陆山君离去。

陆山君驾着妖风飞上空,低声咆哮着。

“北木,北木?速速随我离开,我受伤了,那些金甲怪物追来定是撑不住的,快!”

“好,快走!”

北木这会也显出身形,魔气遁入妖风,一起施法向远方逃遁,这会他的魔躯比陆吾的妖躯擅只重不轻,不可能做什么了,而且也不敢……

昆木成见妖风遁走,然后在际消散,显然是匿藏身形逃离了,也微微松了口气,摇摇头苦笑。

“向我昆某人斩妖除魔无算,今日居然真的感到怕了,实在是丢人……这妖怪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如此可怕……”

这么喃喃着,昆木成看向下方的四尊金甲神将。

“这四尊金甲神将又是什么来头,也厉害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