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目标云来山

沈安走出高翠兰的居室,只觉得后背都湿透了,这在他成为真正的修士之后还是第一次。

“这娘们儿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沈安心中嘟囔道。

“哼!”

正低头往前走,只听一声冷哼,应该是高大宝口中王叔叔的那个妖娆男子与他擦肩而过。一股子莫名的香气扑鼻而来,让沈安觉得十分熟悉。

“果然有奸情!”沈安很快就想起了这熟悉的味道,在高翠兰的房间就是这股味道。

看着男子那风情万种的翘臀,沈安甚至都有要吹个口哨的冲动,好在生存的理智最终战胜了他的冲动。

刚一出宅院,果然就有一名小厮迎面朝他走来,这是来菩提界之后以沈安的实力,第一个能够感应出对方实力的人。

“一个小厮就是筑基期?!这高老庄到底是什么了不得的势力?”沈安暗自想道,当然最早他遇到的那个小厮,因为高太公的存在他也没感去探查,不过想来也不会比这个差。

“跟我来。”

小厮很不客气,丝毫没有把沈安放在眼里。

“小哥儿怎么称呼?”沈安没有在意对方的态度,有些谄媚的问道。

小厮回过头看了他一眼道:“少问问题,多做事。”

“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沈安撇了撇嘴继续问道。

小厮冷哼一声道:“有好处还装,除了进深山老林干活你还想做什么?”

沈安点了点头,大概对自己的工作有所猜测了。

不过对于小厮对自己的评价,他心中却是有着不同的看法,心道:“那叫好处吗?那也是要去深山老林中呕心沥血,不干到呕吐不止不让你歇着啊!”

……

时间一晃而过,沈安被带到高老庄控制之下的一处山林的营地中已经三天的时间了。

这些日子倒也平静,营地里修士不少,多数都是与沈安修为相仿,不过多数面相看起来就比沈安要老成很多。

大家互不打扰的日子,沈安也乐得清静,手中有皮一周给自己的资源,加上高大宝的赏赐,他也能很长久的按部就班进行修炼。

而有着足够资源的供给,沈安的修为也是十分不错,原本刚刚突破金丹期的修为,如今已经是顺利的突破到了金丹期三层了。

嗤!

沈安在自己的住处,深处食指随手射出一道金光,金光在帐篷的顶上打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之后便冲天而去,倒也没有产生什么太大的动静。

“按照这个估计,如今我的实力,已经足以打出五十道左右的攻击了!”沈安有些欣喜,如今的他终于也是拜托了三枪就萎的尴尬局面。

“不过我这手段确实也有些单调了,还是得找机会学点儿新东西才是。”虽然有了这威力非凡的手段,但是沈安在其他方面却是十分乏善可陈。

他来的这地方,是高老庄的一处吞兵之地,最近沈安也是了解了这里的一些情况。

这菩提界的确不似玲珑界那般和平,平日里争斗不断,死伤无数。

像高老庄这种一方势力,自然也是常与自己的敌对势力发生摩擦,不过这些摩擦多数都是由他们这些底层修士来进行,很少有大修士掺和进来,这也算是各大势力为了降低损失的一个默认规则了。

“希望我的好运一直持续下去啊!”

而沈安也算是运气比较好,最近这几天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生什么战斗。

咚!咚!咚!

就在沈安祈祷自己保持好运时,浑厚的钟鸣声突然响彻整个营地。

“真是乌鸦嘴!”

钟鸣声的意思,便是要集合众人,至于集合的原因自然十分明确了。

数百修士集合在一起,沈安悄然打量着周围的人,心中暗自对仙界警局的控制力表示怀疑。

一艘巨大的飞舟悬浮在半空之中,飞舟之上写着一个大大的“高”字,应该就是他们这群人的代步工具。

“上船!”

见众人到齐,为首的一名元婴修士稍作清点,冷喝一声道。

呼啦,众人蜂拥着向那飞舟弹射而去,金丹期的修士已经能够借力浮空,或是短暂御物飞行。而少数几个只有筑基期的修士,则是借助周围几个高耸的树木向着飞舟上跳去。

飞舟的速度极快,但是周围有透明的护罩挡住了迎面的气流,沈安在飞舟之上有种以前坐飞机的感觉,不过这个要刺激很多。

“此次目标是云来山,尽可能杀敌,飞舟上会将所有人的表现进行监督,切勿临阵退缩!”元婴修士站在飞舟的前端,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

“这简直就是正规军队啊!仙界警局哪来的能力对付这种人?”沈安感受着周围肃杀的气氛,心中的疑虑更深了。

飞舟之上一片肃杀,沈安都被感染的有些杀气腾腾的感觉。

唰!

飞舟很快就带着众人到达目的地,众人脚下符文一闪,便被传送至了飞舟下方的空地之上,而他们的眼前一座云雾缭绕的山峦巍然耸立着。

飞舟前端射出一道白光,直直的打在山峦之上,在周围的空间激荡起一道波纹。那波纹只持续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轰然消散。

“高老庄,你们欺人太甚!”山峦上一道响彻云霄的声音陡然传出,

“给我杀!”而沈安他们这方,带队的元婴修士冷哼一声下令道,而他自己则是朝着那山峦上冲出的修士迎去。

沈安被众人裹挟着向山上冲去,第一次参与这种事情,沈安只能知趣的跟着大部队一起。

喊杀声响彻云霄,数百人声势也是十分浩大。

山峦之上一座座建筑规律分布,此时这些建筑中也是冲出了不少修士,只不过相比于高老庄这群人来说,就要混乱了很多。

沈安小心翼翼的坠在队尾,他对于这种没有缘由的杀戮并没有什么兴趣。

很快两边的队伍便遭遇到了一起,喊杀声登时充斥了整个山峦。

只是短暂的交锋,双方便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伤亡,而沈安则是在这战场上东奔西走的躲避着争斗。

“高老庄的小畜生!吃我一棒!”

沈安刚刚躲进了一座亭子,便听的迎面一道呼啸声朝着他的脑袋袭来。